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青囊秘 — 中医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儿科、祝由等资料、病案、总结

卷之六十八 中恶门(附论)-中恶通治方

[复制链接]
避秽气。
       细辛(半两) 甘松(一两) 川芎(二两) 麝香(少许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水和丸,如弹子大,久窨好,每烧一丸。
       治中恶喘急,心腹痛,胸膈脏满短气。
       桃枝(一握,东引者) 白杨皮(一握) 栀子仁(十四枚) 当归(切焙) 桂心(去粗皮,各三两) 附子(炮,去皮脐) 吴茱萸(汤炮,焙炒) 香豉(各半两)
       上锉碎,每服半两,水一盏,去滓,入真珠末半钱,搅匀温服。一方无白杨皮。
       治中恶客忤垂死。
       朱砂(水飞,细研) 附子(炮,去皮脐) 雄黄(水飞研,各一两) 麝香(一分,研) 巴豆(二十枚,去皮心,研,纸裹捶去油)
       上细研匀,炼蜜和捣三五百杵,丸如麻子大,每服三丸,不拘时粥饮下。如不利,更加三丸至五七丸,以利为度。
       治中恶中忤鬼气,其证暮夜或登厕,或出郊野,或游空屋,或人所不至之地,猛然眼见鬼物,鼻口吸着恶气,突然倒地,四肢厥冷,两手握拳,鼻口出清血,性命逡巡,须臾不救。
       此证与尸厥同,但腹不鸣,心胁俱暖,切勿移动,即令人围绕打鼓浇火,或烧麝香安息香苍术樟木之类,候醒方可移归。
       大朱砂 麝香(生研,各一分) 犀角(半两,镑屑,研末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研匀,每服二钱,用井花水调灌服。如无前件药,只用单方。
       上用葱心黄刺鼻孔中血出愈。《肘后方》云∶入七八寸无苦,使目中血出佳。崔氏云∶男左女右。
       上令仰卧,以物塞两耳,以两竹筒内病患鼻中,使两人痛吹之,塞口旁,无令得气出,半曰病患则噫,噫则勿复吹。
       上以朱砂书舌作鬼字,额上亦书之,大良。
       上捣菖蒲生根绞汁灌之,立瘥。尸厥之病卒死,脉尤动,听其耳中如微语声,股间暖是也,以此方治之。
       治邪气鬼魅所持,妄言狂走,恍惚不识人。
       丹砂(研) 雄黄 龙骨 鬼臼(去毛,炙) 赤小豆(各一两半) 桃仁(汤浸,去皮尖双仁,炒细,五十粒) 鬼箭羽(去茎,二两半) 芫青(三十枚,炒,去翅足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研匀熔蜡和丸,如弹子大囊盛之,男左女右,系于臂上,小儿系于头上。合药时勿令妇人鸡犬见。或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,每服一丸,米饮下亦可,日三服。一方有犀角屑。
       上用安息香一皂子大,浇令烟服,邪自去。
       切勿以火照,照之杀人,但痛啮其踵及足拇指甲际,多唾其面即活,仍以菖蒲末吹两鼻中,及桂末吹舌下。
       治心气怯弱,常多魇梦,恍惚谬忘。
       丹砂(研) 防风(去芦) 官桂(去粗皮) 细辛(去苗叶) 当归(切焙) 铁精 防 己(各一两) 白茯苓(去皮) 茯神(去木) 雄黄(研) 桔梗(去芦) 石菖蒲 远 志(去心) 干姜(炮) 银屑 紫石英(研) 人参 甘草(炙,各一两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炼蜜和丸,如梧桐子大,每服十丸,食后用白汤送下,日三增之。
       治虚羸心气乏弱,多魇。
       茯神 黄 干姜(炮) 白芍药 人参 桂心 甘草(炙,各一两) 远志(三两,去心)
       上锉碎,每服半两,水一大盏,煎五分去滓,不拘时温服。
       治男子妇人染着神鬼,谓之鬼疰病,服之甚效。
       雄黄(研) 矾石(一方 石) 朱砂(研) 牡丹皮 附子(炮) 黎芦 巴豆(各 一两) 蜈蚣(一条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炼蜜和丸,如小豆大,每服五七丸至十丸,冷水送下,无时。昔有副使许可道,到雄州请医看脉,乍大乍小,乍短乍长,气血不匀,邪气伤正。本官说,去路到邯郸驿中,夜梦一妇人,着青衣,不见面,用手于胁下打了一拳,胁一点,痛往来不止,寒热不食,乃鬼击也,可服八毒赤丸。本官常读名医录中,看李子愈八毒赤丸,为杀鬼杖乎,遂与药三粒,临卧服,明旦下清水二斗立效,合时宜斋戒诚心。
       治魇卒死,及为焰壁竹木所压,水溺金疮,卒致闷绝,产妇恶血冲心,诸暴绝证。兼治自缢死,一切横死心头温者,并治之。
       上用半夏,不以多少,汤洗去滑,研为细末,每用大豆许吹入鼻中即活,但心头温者可治。
       上以桃皮一片,将里面湿处贴痛上,取一匙头安桃皮上,紧搓艾一团,如胡桃大,安匙头上灸之,须臾痛彻。
       升麻 独活 续断 地黄(各半两) 官桂(去粗皮,一两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每服二钱,食前白汤调下,日三服。
       凡自缢死,从早至晚,虽已冷必可活,从夜至早稍难。若心下温,一日以上犹可救。款抱其身,缓缓解绳,切不可截断绳放卧,令人踏其肩,以手拔其发,常令一人紧以手擦胸胁散动之,一人摩搦臂足屈伸之。若已僵但渐渐强屈之,及按其腹,如此一饭时,即气口中出,得呼吸眼开,勿苦劳动。可用官桂汤少与饮,及粥清令润喉,更以两人以笔管吹其耳中。根据此法救,无不活者。又紧用手掩其口,勿令透气,两时气急即活。
       凡救自缢死者,急须按定其心,勿截绳,手抱起,徐徐解之,心下尚暖以毡覆口鼻,两人吹其两耳,一方以衣物塞耳,将竹筒口中重吹气入,仍塞口边,莫令气出,则可活矣。
       上用皂角细辛,捣为细末,吹两鼻中。
       上刺鸡冠血出,滴着口中即治,男用雌,女用雄者,涂喉下。
       上用鸡屎白如枣大,酒半盏和,灌口鼻中佳。
       上有梁上尘,如大豆许,以小竹筒时吹两耳两鼻,即活。
       上用屎灌鼻口眼耳中,并捉头发一撮如鼻管大,掣之立活。
       上以蓝青汁灌之,立活。
       上以松子油内口中,令得入咽中便活,及治溺死。
       上以绢紧绞身体令坚,以车牛载行三十里许,使人于车上行踏肩引发如前。
       上取大瓮覆地,以溺死人腹伏瓮上,以微火于瓮下燃之,正对死人心下,须臾死人心下瓮暖,口中水出尽苏,勿令过热。
       上取不蛀皂角为细末,以葱白汁或枣穣和丸,如枣核大,内下部中,其水自出效。
       上法倒垂死人,以好酒灌鼻中,及灌鼻部,或醋灌鼻中亦得。
       上倒卧沥却水,便于肚上多者灰掩之,仍以皂角末吹两鼻中,即活。
       上以锻石壅之,捏下部中水出尽即活。一言以绵里锻石纳下部中。
       凡人溺水者,救上岸,即将牛一头,却令溺水之人将肚横覆在牛背上,两边用人扶策,徐徐牵牛而行,以出腹内之水。如醒即以苏合香丸之类,或老姜擦牙。若无牛,以活人于长板凳上仰卧,却令溺水人如前法,将肚抵活人身上,水出即活,仍灸脐中百壮。
       上先用人抱定,令头微仰,用口于鼻中吸出黄水,却先用绵絮温其下体及食囊处即活,如无绵絮,可用灰数十箩,通体埋盖,只留面在外,令头仰,亦可活。
       上先屈死人两脚着生人肩上,以死人背贴生人背,担起吐出水即活,亦治冻死。
       又方 先解死人,火灸脐中,即活。
       又方 上以酒坛一个,以纸钱一把,烧放坛中,急以坛口覆溺水人脐上,冷则再烧纸钱,放于坛内,覆脐去水,即活。
       凡冬月落水,冻四肢直,口噤,尚有微气者方。或因风雨霜雪,冷气入脏,阳气暴绝。
       上以大器中多焚灰,使暖囊盛,以抟其心,冷则更易。心暖气通,目则得转,口亦乃开,可以温酒服,粥清稍稍咽之,即活。若不先温其心,便将心炙其身,冷气与火相搏,即不活。
       生姜(去皮锉研) 陈皮(不去白,锉碎,各十两)
       上用水二盏,煎至一盏半,放温与服,不可热,不可冷。
       上用毡或 裹之,以索系定,放在平稳处,令两人对面,轻轻滚转,往来如赶毡法,四肢温和即活,仍灸脐中三五壮。凡冬月冻倒人,急与冷水一两口,扶在温暖处,不得与热汤,如便与热物向火必死,雪泥中行便近火,即脚指随落。
       凡五六月井中及深冢中,皆有伏气,入则令大郁闷杀人。如欲入,必须先以鸡鸭杂鸟毛投之,宜下至底则无伏气。毛若徘徊不下,则有毒瓦斯也。亦可内生六畜等居中,若有毒其物即死。若或不得已而入,当先以酒或苦酒数升,先洒井冢中四边畔,停少时,然后可入。若觉有些气郁闷,奄奄欲死者,还取其中水漉人面,令饮之。又以灌其头及身体即活,若无水,取他水用之。
       宜先以鸡毛放井中试之,如摇动不肯便下,是有毒瓦斯,不可入。古冢亦然。九月七日尤甚。如已中毒,以水漉其面,并含水调雄黄末一二钱,转筋入腹痛欲死者,使四人捉手足灸脐左边二寸十四壮。又生姜一两擘破,酒五盏煮浓顿服。又醋煮衣絮,令撤温里转筋处。
       又浓煮盐汤通手浸手足,洗胸腹间,即苏。
       人参 苦杖 青盐 白术 细辛(各一两)
       上锉碎,作一服,水二碗,煎十沸,去滓,饮尽愈。
       茯苓(四钱) 胡黄连(一钱)
       上锉碎,水一盏半,煎至七分,不拘时服。
       白矾 滑石(研,各一两)
       上作一服,水三碗,煎至半碗,令不住饮,候尽乃安。
       上食葵菜自愈。
       上用羌活煎汁,服数盏愈。
       上用板蓝汁一盏,分五服服。又名应声虫,当服雷丸自愈。
       上用辰砂人参茯苓浓煎汤服之,真者气爽,假者化矣。
       上用蒜汁半两,酒调下,吐出蛇状遂安。
       ,此由食猪羊血过多遂生钟乳石 砂(各一两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饭和丸,如梧桐子大,每服十丸,空心临卧各一服,水送下,自然退落。一方有乳香,不用乳石。
       急以油摸肠,用手送入,煎人参枸杞汤淋之,皮自合矣,吃羊肾粥一十日,即愈。
       曰伤寒并热霍乱 大黄 人参(锉碎,各五两)
       上用水三盏,煎至一盏,去滓热服。
       ,则不可治京三棱 蓬莪术(各半两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每服二钱,食前温酒调服。
       上用芝麻清油器盛之,以臀坐之,饮火麻子汁服数升愈。
       ,此肉坏矣上任意馔食鸡肉,月余愈。
       发寒颤,唯思饮酒,此是肝肾气冷热相吞上炮川乌末敷之,煎韭子汤服之愈。
       黄芦(三两,酒浸一宿,取出焙干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每服二钱,用酒调下,服尽即安。
       上浓煎苍术汤浴之,及以苍术末入麝香少许,研匀,以水调服痊。
       上用五灵脂为细末,每服二钱,食前用温酒调服。
       上以赤皮葱数茎,烧灰淋洗,吃豉汤三盏,自安。
       上用蒜三两,捣取汁,酒调下,即愈。
       治奇病方二十八道,唐与义刊印于上饶,其间一二证,昔常见有病之者,皆莫知所以治疗之法,今得子益之方,敢以附此书之末,用广其传上用生姜汁水合半盏,服之而安。
       上以煮酒瓶上纸,碎揉如杨花,以手捏在出血处,立止。
       昔庐陵朋田李教谕梅心传。
       袁州分宜县,有一男子,自十岁喜饮酒,至十九岁,日间饮一二斗不醉,片时无酒,叫呼不绝,全不进食,日就羸毙。其父惊惶叩神,忽遇一道人,令其父用手巾缚住其手足,不令动摇,但扶住少立,却取生辣酒一罐,就于其子口边打开,其酒气冲入口中,病患必欲取饮,而道人坚不肯与之,须臾口中吐出物一块,直下坛底,道人却用纸封塞坛口,用猛火烧滚,约酒干一半,却开视之,其一块如猪肝样三两重,周回有小孔,如针眼,不可数计,弃之江中,自后饮食复旧,虽滴酒不即饮矣。
       昔李师者,被烟熏欲死,迷闷中摸索得一束芦服,俗名萝卜。嚼汁下咽而苏。或临卧含萝卜一块,或预曝为末,新水调灌,或以新水擂烂饮之皆可。
       上以米醋用鸡翎扫所断舌处,其血即止,仍用真蒲黄杏仁,汤泡去皮尖,硼砂少许,研为细末,以炼熟蜜调药,稀稠得所,含化而安。
       上为雨滴砖街上苔痕一钱,水涂患处,立消。
       昔江左常有商人,左膊上有疮如人面,亦无他苦。商人岁滴酒口中,其面亦赤色,以物食之,亦即食,食多则觉膊内肉胀起,或不食之,则一臂痹,有善医者,教其历试诸药不效,以草木之类悉试之,无苦,至贝母,其疮乃聚眉闭口,商人喜曰∶此药可治也。因以小苇筒毁其口灌之,数日成痂遂愈,然不知何疾也。
       昔华陀行道,见车载一人,病咽塞,食不下,呻吟,陀入饼店家,取蒜齑并大酢三升饮之,当痊,果吐大蛇一枚而愈。
       上用雷丸雄黄各一两为细末,用猪肉一片,掺药在上,炙熟吃尽,其病自安。
       上多煮葱白吃之,自愈。
       凡腹胀经久,忽泻数升,昼夜不止,服药不效,乃为气脱。
       上用益智子煎汤服,立愈。
       羌活 玄明粉 酸枣仁 青葙子花(各一两)
       上为细末,服二钱,水一大盏,煎至七分,和滓饮之,一日服三次。
       名曰寒疮 上多吃鸡鱼葱韭自愈。
       线,以手轻捏,痛彻于心,困不可言上用麝香一钱,研细,食后水调服,三日验。
       上将川芎当归各二斤半,锉碎,于瓦石器内用水浓煎,不拘时候多少温服,余一斤半锉作大块,用香炉慢火逐旋烧烟,安在病患面前桌子下,要烟气直上不绝,令病患低头伏桌子上,将口鼻及病乳常吸烟气,直候用此一料药尽,看病证如何,或未痊安,略缩减,再用一料如前法,煎服及烧烟熏吸必安。如此用二料已尽,虽两乳缩上,而不复旧,用冷水磨蓖麻子一粒,于头顶心上涂片时,即洗去,则痊安矣。
       中垂出肉线一条,约三四尺长,牵引心腹,痛不可忍,以手微动之,则痛苦欲绝上先服失笑散数服,仍用生姜三片,净洗不去皮,于石钵内研烂,以清油二斤拌匀,入锅内炒熟,以油干焦为度,先用熟绢一段,约五尺长,折作结方,令稳重妇人轻轻盛起,使之屈曲一团,纳在水道中,却用绢袋兜裹油姜,少温敷在肉在线,熏觉姜渐冷,又用熨斗火熨热,使之常有姜气,已过除去,又用新者。如此熏熨一日一夜,其肉线已缩太半,再用前法,越两日,其肉线尽入腹中,其病痊安。却再服失笑散、芎归汤补之,切不可使肉线断,则不可治。

使用道具



子午流注|搜索|辽ICP备18013562号-1|极简|手机版|青囊秘 ( 辽ICP备2021011631号  

GMT+8, 2022-1-17 17:37

Copyright © 2008-2020 thesth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