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青囊秘 — 最大的中医资源站,针刺、艾灸、刮痧、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儿科

柳洲医话-附方

[复制链接]
(续名医类案简妙愈病之方附采于下)瘅疟,青蔗汁任饮之,并治蛔动痞痛。
久疟不愈,以枣一枚,安病患口上。咒曰∶我从东方来,路逢一池水,水内一尊龙,九头十八尾。问他吃甚么,专吃疟疾鬼。太上老君,急急如律令,敕。咒三遍,将枣纳入口中,令嚼食之即瘥。(「雄按」此即上古祝由之意,必邪已渐衰,始能有效。)又何首乌五钱,陈皮二钱,青皮三钱,酒一碗,河水一碗,煎至一碗,温服即愈。
又石首鱼恣啖可愈。「雄按」邪未衰者忌之。
血痢久不瘳,乌梅肉、胡黄连、伏龙肝等分为末,茶调下。
五色痢久不瘳,大熟栝蒌一个,存性出火毒,为末作一服,温酒下。
热毒下痢脓血,痛不可忍,水浸甜瓜恣啖之。
噤口痢,牛乳频灌之。
传尸劳,宜先服玉枢丹,继以苏合丸,其虫即下。
吐血用水澄蚌粉研细,入朱砂少许,米饮调下二钱。
衄血,用赤金打一戒指,带左手无名指上,如发病,将戒指捏紧箍住,则血止矣。或以蒜杵烂,贴涌泉穴。
又真麻油纸捻鼻中,打嚏即止,或以人乳挤入即止。
又用灯盏数枚,沸汤中煮热安顶上,冷即易之。
牙衄,用苦竹茹四两,醋煮含漱,吐之。
舌衄,赤小豆一升杵碎,水三碗和捣取汁,每服一盏,外以槐花末糁之。
筋骨疼,如夹板状,痛不可忍者,以驴骡修下蹄甲,砂锅内炒为炭,研细末,酒或白汤下。「雄按」此方并治疮久不愈,麻油调敷之。疮湿者糁之。
醋哮,用粉甘草二两,去皮研开,以猪胆六七枚取汁,浸三日,炙干为末,蜜丸,清茶下三四十丸。
怒后呃忒,用铁二斤烧红,淬水饮之。
痰喘久不痊,五味子、白矾等分为末,熟猪肺蘸末细嚼,白汤下。
偏头风,南星、半夏、白芷等分为末,生姜、葱白杵烂,和捏为饼,贴太阳上,一夕良已。
头疼如劈,目中溜火,酒制大黄为末,茶调服三钱。
偏头风,蓖麻仁同乳香、食盐捣贴。
头风畏冷久不愈,麦面二升,水调作二饼,更互合头上,微汗即愈。
拳毛倒睫,木鳖子一个,去壳为末,棉裹塞鼻中,左目塞右,右目塞左,一二夜即痊。
烂弦风眼,黄连、淡竹叶各一两,柏树皮干者一两,如半湿者用二两,咀,水二斗,煎五合稍冷,用滴目及洗烂处,日三四。
鼻,瓜蒂、细辛等分细研,以棉包豆许塞之,化水而消。或以瓜蒂研末,羊脂和敷亦妙。
胃火鼻赤,每晨以盐擦齿,噙水漱口,旋吐掌中,掬以洗鼻,月余而愈。
鼻流臭黄水,脑痛如虫啮,用丝瓜藤近根三五尺许,烧存性研细,酒调下。
食物从鼻中缩入脑中,介介痛不得出,以羊脂如指头大,内鼻中吸入,须臾脂消,物随出。
齿肿痛,用黑豆以酒煮汁,漱之立愈。
蛀牙疼,川椒为末,巴豆一粒,同研成膏,饭为丸,如绿豆大,以棉裹安蛀孔内立效。
脱,以酒饮之令醉,取皂角末吹入鼻中,嚏透即止。
咽喉壅塞,吹皂角末于鼻中取嚏,外以李树近根磨水涂喉外。
急喉痹,口开不得者,巴豆仁拍碎,棉裹随左右塞鼻中,即吐出恶物,喉宽即拔去之,后鼻中生小疮,亦无害。
喉痛危困,令人以手用力揪其顶心发即愈。无发者,用力撮其顶心皮。
心腹久痛,栀子炭一两,生姜五片,煎服。
鹤膝风、乳香、没药各一钱五分,地骨皮三钱,无名异五钱,麝香一分,各为末,车前草捣汁,入老酒少许,和敷患处。
香港脚,袋盛赤小豆,朝夕践踏展转之,渐愈。
又樟脑排两股间,以脚绷系定。
香港脚上攻,及一切肿毒流注,以甘遂研细末,水调敷患处,另浓煎甘草汤服之,二物相反,须二人各处买,并不可安放一所,用之立效。
诸疝,以灰布门槛上,脱裤坐之,阴囊着灰,即有一印。左患灸左印,右患灸右印,须避四眼,五月五日灸尤效。
风颠神方,乌犀角四两锉末,每用一两,清水十碗,砂锅内煎至一碗,滤净,再加水十碗,熬至二酒杯,另以淡竹叶四两,水六碗,煎二碗去渣,加犀角汁同服,尽四剂即愈。
稻芒着喉,鹅涎灌之。
误吞铜钱,面筋置新瓦作炭,研细,开水调温服,未下咽者,即从口出,已下咽者从大便出,神效。未下咽者,以生大蒜塞鼻中亦能出,尤简便。
误吞铁针,乳香、荔枝、朴硝为末,猪脂入盐和之,吞服。
防蛊毒,须袖中常带当归,遇饮食讫,即咀嚼少许。若有毒,实时呕吐。又法,食不辍醋,蛊不入肚。
解蛊毒,败鼓皮烧灰,服方寸匕,须臾自吐。
又生甘草五钱煎汁,半温饮之,入咽即吐,恐未尽再一服。
又马兜铃藤十两,水一斗,酒二升,煮三升,分三服。
又升麻、郁金煎服,不吐则下,毒自去矣。
又玉枢丹,井华水调服。
阴毛生虱,生银杏杵烂敷之。
烟火熏死,芦菔捣汁灌之。
中砒毒,白扁豆生研细,新汲水下二三钱。
河豚毒,麻油灌之。
丹石毒,菜频煮食之。
狐媚,以桐油涂阴上,即绝迹,男女皆可用此法。
邪祟,玉枢丹频服之,并以烧烟于卧室,即愈。
鬼交,鹿角末三指一撮,清酒和服。
飞尸,玉枢丹以忍冬藤煎浓汤灌之。
走马牙疳,蚕蜕纸烧存性,入麝少许,蜜和敷,加白矾尤妙。
小儿好吃粽,成积胀痛。白酒曲同黄连末为丸服,或以熬酒调曲末服亦可。
又吃鸭蛋不消,用砂仁末钱许,枣汤下。
小儿口噤不开,猪乳饮之立效。若月内胎惊,同朱砂、牛乳少许抹口中,甚良。
小儿惊风,导赤散煎汤送泻青丸,大妙。
小儿噤口痢,干山药半生用,半炒黄色,研细末,米饮下。
肿毒初起,用鸡子一枚,以银簪插一孔,用透明雄黄三钱,研极细末入之,仍以簪搅匀,封孔放饭上蒸熟食之,日三枚神效。
又方。麦粉(即小粉,乃洗麸造面筋澄下者也)不拘多少,陈醋和之,熬成膏,贴之即愈,陈久者愈佳。
又方,糯米饭乘热入盐并葱管,杵极烂如膏贴之。
发背,玉枢丹内服外涂,即可得瘳。
翻花疮,藜芦末,生猪脂调涂。
腰疽未破者,新杀牡猪肝,切如疮大贴之,以布缠定,一周时即愈。肝色变黑,犬亦不食。「雄按」一切痈疽,似亦可用。
痔疮,芦菔煎汤频洗佳。
又,玉枢丹服之良,亦治便毒。
又先以木鳖子煎汤熏洗,后以葱涎蜂蜜对调匀,敷之立效。
阴囊溃烂,紫苏末敷之,杉木灰亦可并用。
便毒,棉地榆四两,白酒三碗,煎一碗服,即愈。
疮,先以淡齑水洗净干,次用驻车丸研极细,加乳香少许干糁之。
又烂捣马齿苋敷之,并疗多年恶疮,百方不效者。
又松香一两,轻粉三钱,乳香五钱,细茶五钱,共打成膏,先以葱白花椒汤熏洗净,用布摊膏浓贴,用绢缚定,黄水流尽,腐退生肌。
耳疔,夏枯草、甘菊、贝母、忍冬、地丁,大剂饮之。
髭疔,牙关紧急者,用患者耳垢齿垢,并刮手足指甲屑,和匀如豆大,放茶匙内镫火上炙少顷,取作丸,将银针挑开疔头抹入,外以棉纸一层津湿覆之,立愈。兼治红丝疔。
诸疔,用陈年露天铁锈,碾如飞面,以金簪脚挑破疔头纳入,仍将皮盖好,少顷黑水流出,中有白丝如细线,慢慢抽尽,此疔根也。抽尽立愈。或用甘菊花并根叶捣汁,以酒下之。
诸癣,先以温浆水洗之,旧帛拭干,用芦荟一两,炙甘草半两,研细和匀敷之。冻疮,黄柏烧存性研,鸡蛋清调涂,破者糁之。
一切恶疮,陈米饭紧作团,或用肥皂亦可,火存性,加腻粉研细,麻油调敷。
坐板疮,松香五钱,雄黄一钱,研细和匀,以棉纸包捻成条,腊月猪油浸透,点火烧着,取滴下油搽之立效,如湿痒者,加苍术末三钱同包。
下疳,生槐蕊,开水送三钱,日三服。
又小蓟、地骨皮每五两,煎浓汤洗净,(鲜者更妙,久浸即瘥)再以黄芩、黄柏、宫粉、珍珠、冰片,研末敷之。
梅疮,干荷叶浓煎代茶饮,甚效。又松香、铅粉研末,麻油调涂。
打扑损伤肿痛,生姜自然汁、米醋牛皮胶、同熬溶,入马勃末不拘多少,搅匀如膏。以薄纸摊贴患处即效。
杖不知痛,三七、无名异、地龙共捣,白蜡为丸,酒服,或以白蜡一两,虫一枚,酒服亦妙。
杖丹,水蛭为末,和朴硝少许,水调敷之。
被笞身无完肤者,骨碎补烂研取汁,酒调或煎服,渣敷患处。
箭镞炮子入肉,干苋菜研末,沙糖调涂。
金疮,黄牛胆存性,研细敷之。
汤火伤,松树皮(自剥落而薄者更良)阴干研细,入轻粉少许,生油调敷,如敷不住,纱绢缚之。
或用地榆末糁。
又夏枯草研细,麻油调,浓敷之。
竹木刺,乌羊屎捣烂,水调浓罨之,即出。
蜂螫,蚯蚓屎涂之。
犬咬,栀子研末,芦菔汁调敷,犬咬者,服玉真散(玉真散即防风、天南星等分研末。)并治金刃伤,打扑跌坠,及破伤风皆效。
疔疽发背,瘰恶疮,及毒蛇犬伤,并宜以艾灸之。「雄按」徐灵胎云,痈疽阳毒,及生头面者,皆不可灸。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子午流注|搜索|辽ICP备18013562号-1|青囊秘    

GMT+8, 2020-9-21 23:24

Copyright © 2008-2020 thesth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